以色列总理再次自愿隔离 全国确诊病例升至6360例


事发后,德罗斯立即联系了医院,说因为自己患有骨癌,所以非常恐慌,自己也在高危人群内。很快,她被告知他们没有资格接受检测,因为没有人出现症状,而且当时男孩的检测结果也没有出来。

在男孩死后,德罗斯一家人才接受了检测,其中两名家庭成员被确诊。德罗斯认为,公共卫生官员没有能及时提醒社区注意防范新冠病毒,使得更多的人面临生命危险。3月29日0-24时,全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9例,分别为广州报告7例(英国、新加坡、布基纳法索、安哥拉、马达加斯加、俄罗斯、尼日利亚各输入1例)、深圳报告2例(美国输入)。全省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132例。

新京报讯3月28日,首都机场T2航站楼东航值机柜台,五名身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的地服人员正在为入境进京转机的旅客办理相关手续。航空公司地服人员通过大屏幕和宣传板展示各个省份的健康申明二维码,旅客通过扫码可以填报电子版的健康申明。

29日新增出院2例。在院的125例(其中境外输入病例116例)中,轻型34例,普通型85例,重型2例,危重型4例。

男孩的死亡也影响到了德罗斯一家。德罗斯的女儿海丽和男孩是同班同学,两个人是好朋友。德罗斯说,"我问海丽最后一次和他接触是什么时候。她说那是一个下雨天,他们在同一个教室上课。下课后,男孩将海丽掉在地上的外套捡起来放在海丽的椅背上。"

据报道,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之前,男孩的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也没有先天性疾病。起初,他刚出现症状的时候,因为没有医疗保险而被医院拒之门外,最终死在洛杉矶的一家医院内。死后,医生才知道他死于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败血性休克。

他的父亲是一名生活在洛杉矶的优步司机,在男孩死后不久,也被检测为阳性。

在疫情防控期间,东航成立了保障突击队,队员们的主要任务除了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还需要严格按照防控要求检查、核对旅客的相关文件。突击队队员白昊告诉记者:“之前入境进京旅客都在T3-D办理手续,人相对较多,有可能出现某个环节没有盖章等情况。所以我们要再次检查旅客相关手续,这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首都机场T2航站楼东航值机柜台,一名入境进京转机的旅客正提交相关文件。

保障突击队队员们为旅客办理值机手续,并检查、核对旅客相关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