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例境外输入病例由绥芬河入境:120余名医务驰援


特朗普表示,如果印度按照美国的要求出口大量羟氯喹,他将不胜感激,但他没有提及美国公司从印度订购的羟氯喹数量。

3月25日,印度对外贸易总局禁止了羟氯喹的出口,但表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允许某些批次的羟氯喹出口。

“要证明我们是解决问题方案的一部分。我们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他写道。

当地时间星期六,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在当天上午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通话,并请求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羟氯喹。“今天早上我给印度总理莫迪打了电话,他们生产了大量的羟氯喹,印度正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特朗普说。

还有非亚裔的美国网民表示,自己很后悔之前支持过杨安泽,认为杨安泽的言论就是在给种族主义洗白,他对杨安泽“非常非常失望”。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据《印度时报》4月5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已经请求印度总理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一批抗疟疾药物羟氯喹,印度在上月禁止了这种药物的出口。

她的这番言论也获得了大量的点赞。一名非裔美国人就在评论中表示,她也对杨安泽的文章感到不满,并表示她受够了那种“要让白人对自己满意”的思维模式。

上周六,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特朗普对记者表示,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如果成功,这将是天赐的礼物。

其中,美国《赫芬邮报》的亚裔记者Marina Fang就在贴文中写道:杨安泽说对抗种族主义的办法,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拥抱并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的“美国人气质”,但这不管用,亚裔几代人都被要求去证明我们的“美国人气质”,但我们仍然被视为“外人”。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大家应该还记得在1月底以及2月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当美国政府还在傲慢地以为新冠病毒疫情只是中国的事情、以为美国很安全的时候,美国白宫不仅没有真正关心中国已经不断向世界预警的疫情信息,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还称"这就是流感",“很快就会消失"。